首頁 > 經濟法治 > 正文

鄧州市陶營鄉私買私賣強占毀壞耕地搞房地產開發無人管
2012-09-29 08:38:00   來源:   評論:0 點擊:

走進基層看到現行政府如何體察民情 鄧州市陶營鄉私買私賣強占毀壞耕地搞房地產開發無人管       記者 王 震  孫健  供稿...
                     走進基層看到現行政府如何體察民情
                      鄧州市陶營鄉私買私賣強占毀壞耕地搞房地產開發無人管
                        記者 王 震  孫健  供稿

  

   
                
                      
      人多地少、耕地資源稀缺的特殊國情下,黨中央國務院從長遠的人文環境和諧發展著眼結合實際情況把“嚴守十八億耕地紅線不動搖“作為一項基本國策,制定頒布政策法規嚴格要求各級政府從源頭上采取多種措施確保耕地紅線,并明確規定堅決防止以新農村建設的名義亂占亂用、大肆違法批占土地特別是農用地,破壞耕地尤其是基本農田。河南省南陽市鄧州市卻出現了為了追求盲目的經濟利益,甩開國家嚴格的政策法規,私買私賣、亂占、破壞耕地搞房地產開發與國家政策法規相抗衡的嚴重違法、違紀現象,打著新農村建設的旗號大肆強征強占農民承包的責任田,然后轉手倒賣非法牟取利益,國家倡導的新農村建設成為了鄧州市陶營鄉非法破壞耕地坑農害農的庇護神,地方政府及監管部門坐視不管、費盡心思的推脫責任。
     44歲的王清杰是河南省南陽市鄧州市陶營鄉王良村一位家境貧寒的農民,前些年在外地被騙進入黑廠打工期間大腦受到嚴重刺激,逃出黑廠后變得少言寡語,妻子改嫁,年邁的父母也是體弱多病,一家人的生活可謂清貧困難,靠著責任田的收入在沒有特殊事件的情況下生活基本能夠維持。
陶營鄉新農村建設卻成為了王清杰一家人噩夢的開始:沒有見到任何合法手續,沒有簽訂任何合同,沒有領取任何補償款,合法承包的六畝多責任田被強行占用變相搞開發,多次向鄉政府、市國土資源局反應卻一直沒有得到合理合法的說法。
     王清杰的妹夫向本社記者說到:在位于陶營鄉政府東南方向一塊耕地上,鄉政府打著“新農村建設”的幌子,與開發商相互勾結,沒有任何審批手續,采用暴力手段強占,今年7月,帶領大批社會人員強行把117畝莊稼毀掉,開始搞“泰安小區”建設。開發商幾人看到該塊土地的升值空間就強行把土地從農民手上強行占下,為了得到土地他們可謂不懼國法,雖然沒取得任何手續,卻采取強制手段,村民敢怒不敢言。土地強占后,他們一部分直接賣宅基地,剛開始時一處地皮賣七、八萬,慢慢漲到了十三、四萬,一部分耕地開發商用賣宅基地的錢建好房子再賣,每套單元房售價三十萬元,門面房價格更高,簡單的計算一下,泰安小區建好后,凈利潤可高達數千萬元。為了能夠生存,能夠保護責任田,我們多次上訪,可至今無果,陶營鄉黨委書記郭松全說:這個小區開發和市里已經打過招呼了,你們想往那告都可以!鄉長梅傳許聲稱:這是開發商的單方面行為,與我們鄉政府無關。鄧州市國土資源局監察大隊長房啟超解釋說:市里有精神,搞社區可以先建后批。
     在王清杰的帶領下,本社記者來到了所謂的“泰安小區”,在建的泰安小區緊鄰南水北調移民村,王清杰承包的責任田如今已被蓋上了單元房,站在地頭王清杰眼里折射出對農田的不舍和傷心,王清杰說到:父母歲數大了,又都有病,一家人全靠承包的責任田生活,我們沒有簽任何字,沒有得到任何補償,地就被強行占去了,失去了土地,我們一家人將來的生活不知該怎么辦?今年4月份,為了開路,他們私自毀掉了即將成熟的麥子,7月份,又強行毀掉了玉米,毀玉米時我們知道,但我們都不敢出來阻止,他們帶來了很多社會上的人員,我家庭困難不給政府添麻煩,但也不能把我們農民往死路上逼呀。
     在陶營鄉政府一位楊姓工作人員說:這個事南陽市下過通知讓調查,具體情況不清楚,由丁書記負責。并提供了丁書記的手機號,按照楊姓工作人員提供的號碼,下午3點半記者撥通了丁書記的電話,卻一直無人接聽,隨后又撥通了郭松全書記的電話,郭書記以‘現在正忙,一會回電話’為由掛了電話,截止到完稿待發記者也沒有接到郭書記的電話。
事過多天后,陶營鄉政府給出了一份情況說明,情況說明上寫到:占用的八十畝耕地(不是117畝),鄧州市土地局已審批45畝正在建設是43畝,專門用于解決王良村五、六組群眾建房占用的35畝土地已上報市土地部門,社區建設前,該地屬空白土地,無任何莊稼,只有極個別群眾由于提出條件過高、要求不合理沒有得到滿足而協商無果。
     情況說明避重就輕,把責任推到了耕地被占的上訪反映群眾身上,并說群眾無中生有捏造歪曲事實,可記者見到的卻是群眾承包的責任田上建了房子,卻沒有見到此社區土地等任何規劃審批手續,陶營鄉政府的情況說明與群眾反應的情況出入很大,究竟是誰在說謊?
     隨后陶營鄉丁書記電話中說到:王清杰要求過高,新農村社區是上面領導的精神,手續不完善可以邊建邊批。記者追問:開發商把耕地倒賣成宅基地,社區邊批邊建是哪級領導哪位領導給的指示精神?丁書記卻是支吾著不予答復。
     地方經濟發展要以人為本堅持科學發展觀,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是黨中央國務院的惠民方針,新農村建設要結合實際,不能盲目搞追風破壞耕地傷農害農,更不能為了牟利拋棄政策法規和百姓利益變相搞成房地產開發,國務院三令五申明確規定禁止不經變更隨意改變土地使用性質,并啟動哪級政府部門土地使用出現問題嚴肅懲治哪級政府部門的土地問責追究制度,如此嚴格的土地管理制度在鄧州市陶營鄉怎么就成了一紙空文?違法強行占地變相搞房地產開發無人監管?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農民的合法權益受到非法侵害,地方政府及監管部門是如何履行職責的呢?對破壞耕地的違法現象為何不予制止,卻是一種縱容放任不管的態度?究竟是誰在為違法破壞耕地變相搞房地產開發開了綠燈?不顧國家政策法規和群眾利益一味追求經濟是片面不和諧的發展,與黨中央國務院的發展方針相違背,群眾反映的情況和記者看到的事實和地方政府的情況說明完全是兩種情況,究竟是誰在說謊?邊批邊建和拿新農村建設的幌子把耕地倒賣成宅基究竟是哪級哪位領導的指示?望河南省委、省政府及南陽市委、紀檢委嚴肅查處該鄉非法占地毀地變相搞開發的袒護、支持者,還農民一個合理合法的說法,不要等到傷亡事件發生、群眾上京上訪才去解決處理。
                                對此事件繼續跟蹤調查
 

相關熱詞搜索:鄧州市 私賣 強占

上一篇:用愛國標語遮擋號牌車主被罰200元記6分
下一篇:消息稱富士康鄭州工廠周五罷工超過10個小時

分享到: 收藏
黑子的篮球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