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政策法規 > 正文

警方反電詐被誤認是“騙子”
2019-10-24 09:14:00   來源:   評論:0 點擊:

警方反電詐被誤認是騙子  民警:相比受害者損失 這點委屈不算啥  近日,湖南長沙市公安局反電信詐騙中心公布了一段勸阻電信網絡...

       警方反電詐被誤認是“騙子”

  民警:相比受害者損失 這點委屈不算啥

  近日,湖南長沙市公安局反電信詐騙中心公布了一段勸阻電信網絡詐騙受害人的真實電話錄音。民警一再耐心解釋接到電話的百姓可能遇到的安全風險,卻反被當作騙子受到指責。幸運的是,通過反電詐中心協調民警上門勸阻,當事人并未被騙。

  據該中心統計,每天撥打的數百個勸阻電話中,近三成會被當成騙子,接線員因此挨罵也是家常便飯。不過,反電詐中心民警表示,相比受害者可能蒙受的損失,個人的這點小委屈不算啥。“如果能幫助老百姓把好電信詐騙的最后一道關卡,及時止損,我們所付出的一切努力就有了價值。”

  市民誤將警方認作騙子

  警方晚來一步將損失數萬元

  10月21日,一段“民警電話勸阻卻被誤認是騙子”的音頻走紅網絡。音頻中是長沙市反電詐中心民警一段勸阻電信網絡詐騙受害者繼續輕信騙子的真實電話錄音。民警首先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但是立即遭到了接電話市民的質疑。該市民拒絕承認自己此前遭遇電信詐騙,并認為來電民警的身份為騙子,阻撓其參與所謂的案件調查。

  10月22日,這段音頻中的輔警周揚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這通電話是發生在本月初的一起真實案例。他介紹,當時已近深夜12點,警方綜合多路信息,確認受害人小李正在遭受電信詐騙。“我們第一時間聯系他本人,試圖及時阻斷詐騙活動的繼續。但是給他打了十幾通電話,發了幾十條短信,他都不回復。后來終于打通了,就發生了網傳音頻中的那段對話。”電話溝通并未取得良好效果,反電詐中心隨后協調長沙市天心區派出所民警上門勸阻,經過一個小時的努力,當事人才未受騙上當。“我們民警趕到現場的時候,小李已經在騙子給他的所謂財產保護網站填好了自己的銀行卡號,再晚一步,他就要按照對方指令將錢匯出了。那張卡里有他七拼八湊起來的五六萬塊錢。”周揚說。

  民警勸阻音頻經網絡流傳引得不少網友直呼“心疼”:現在騙子太多,民警太不容易了。公安反詐都越做越難了。周揚說,被誤解是工作中的家常便飯,“相比受害者的損失,這點委屈不算啥。我們要和騙子爭分奪秒,哪怕能在受害者匯款前一秒及時阻止行為的發生,我們做的這一切都有了價值”。

  預警勸阻成反詐重心

  警方全天候處理警情

  2016年,湖南省反詐騙中心在長沙市公安局正式掛牌,2018年省市兩級分家,自2019年開始,預警勸阻成為長沙市公安局打擊治理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中心工作的重中之重。該中心預警勸阻組組長翟安告訴北青報記者,電信詐騙不同于其他刑事案件,“相比于事后打擊,事前防范和事中阻斷能更有效地保護被害人權益免受損失。所以,預警勸阻工作顯得尤為重要”。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警方可通過多渠道獲取與詐騙相關的預警信息,包括已進入警方電信詐騙“黑名單”的常用通訊方式、網傳冒充公檢法的各類通緝令等。“我們在接收到疑似信息后,根據交叉研判,鎖定短期內遭遇電信詐騙或正在遭受電信詐騙的受害人,及時與他們取得聯系,進行預警。”翟安說,警方一旦接受到相關信息,不論白天黑夜,他們將第一時間和被害者取得聯系,防止他們進一步落入騙子的圈套。

  每天接收100條以上詐騙預警,撥打400至500個電話提示正在遭遇電信詐騙的市民,這是反電詐中心的日常工作。完成這一浩大工作量的,只有8位民警和輔警組成的專職預警隊伍。而24小時無休的反電詐中心要求更多民警在非工作時間的值班過程中,將相關預警工作納入各自的范疇。更有聯動110、協調派出所民警等方式,在最后一個環節保證及時阻斷電信詐騙的發生。“我們的目的,就是盡最大可能避免百姓遭遇詐騙,造成不必要的損失。”翟安說。

  警方的防詐提醒卻未必能引起所有受害者的重視。北青報記者了解到,從目前的警方通話記錄來看,只有10%的人能第一時間自覺發現遭遇騙局,有40%的人能在警方勸阻下及時醒悟,還有50%的人對騙子“深信不疑”,成為警方攻克的重點和難點。更遺憾的是,有近三成預警電話會被當成詐騙電話,接線員因此挨罵也是家常便飯。

  詐騙分子話術升級

  警方提升勸阻和技術手段

  周揚告訴北青報記者,如今騙子多以外地公檢法的身份聯系受害者,告知其卷入洗錢、販毒、涉黑等案件需要配合調查,并轉移資產。“他們會告訴目標受騙人,本地警察正在抓你,導致受害者先入為主的心理,對我們的電話產生抵觸情緒,給我們的勸阻工作帶來很大的麻煩。”此外,騙子還會要求受害人進行電話呼叫轉移,離開常住地址,尋找不需要登記身份信息的民宿、電影院等暫時“避險”,這也給民警尋找到受害者制造了極大的困難。

  不僅如此,詐騙分子與反電詐中心民警的較量已走向正面交鋒的境地。翟安告訴北青報記者,長沙反電詐中心目前向公眾開放了五路通話方式,除去110,還有兩個以96110結尾的手機號以及兩個專門用于發預警短信的手機號,四部手機則成為詐騙分子攻擊的重點。“在成功阻止電信詐騙后,我們的手機號會遭到詐騙分子的惡意攻擊,有時候半天時間就能收到幾百條各類網站的驗證碼騷擾短信。”翟安說,騙子還會假扮成預警勸阻對象打來電話質問民警,甚至對其進行辱罵。更有甚者,警方其中一個預警手機號碼在今年8月被惡意標注成“詐騙電話”。

  針對這些情況,警方一一采取了應對措施。北青報記者了解到,反電詐中心的民警根據詐騙分子不斷翻新的話術也升級了自己的勸阻術語,技術手段的升級也為成功勸阻增添了一份保障。翟安介紹,在這個8人小組中,除了接線員,還有專門負責收集預警信息、通過技術手段對被害人手機進行保護性停機、阻斷搶線等專業技術人員。事先準備充分的前提下,反電詐中心民警還需要足夠的應變能力。翟安說,不僅在最短時間內取得受騙者的信任,說服其及時終止匯款等行為,還要能夠識別出被詐騙人員進行呼叫轉移的電話,防止落入其話術圈套。有詐騙就會有反詐,周揚說,正是在和詐騙分子的不斷較量中,民警們的應對能力不斷提升,這也讓反詐工作增添了一些勝算。

  “相比誤會,更大的壓力來自阻止詐騙”

  今年1月1日正式成為反電詐中心預警組一員的周揚感慨,過去因為老百姓對警方的電詐預警工作并不了解,所以將其當成騙子的情況非常多。不被信任,幾乎是反電詐中心的所有一線民警都要過的心理關。

  幫助反電詐中心民警慢慢“接受現實”的,除了自我安慰,還有與派出所民警的聯手,攔住電信詐騙的最后一道關卡給其增添的信心。北青報記者了解到,在一半的電信詐騙“頑固”受害者中,民警趕赴現場進行勸阻的比例達到30%。“只要具備出警條件,我們都將不遺余力地對電信詐騙進行現場阻攔。”翟安說,從過去成功案例來看,不少都是民警在受害人轉賬、銀行交易的最后一刻趕到現場,及時制止了受害事實的發生。

  至于自己因誤解受到的“小委屈”,周楊說,這并不是工作中的最大障礙,能通過重重障礙及時聯系到受害人、阻止上當受騙行為的發生,才是他們每天要遇到的最大壓力。

  運行十個月,受益于反電詐中心預警的市民逐漸增多,人們的口口相傳加之警方的大力推廣,讓更多老百姓了解到公安反電詐工作的內容。翟安說,希望警方的努力能讓公眾避免遭遇電信詐騙,更希望大家能提升自己的防范意識,遠離類似陷阱。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婚姻無效或被撤銷無過錯方有權請求損害賠償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收藏
黑子的篮球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