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教育交通 > 正文

中國文化IP如何破局
2019-10-29 13:04:39   來源:   評論:0 點擊:

中國·北京國際版權授權大會落幕  中國文化IP如何破局  10月22日,中國·北京國際版權授權大會落下帷幕。圍繞文化IP(其原意為知...

       中國·北京國際版權授權大會落幕

  中國文化IP如何破局

  10月22日,中國·北京國際版權授權大會落下帷幕。圍繞文化IP(其原意為知識產權,伴隨著新媒體的崛起,文化IP已經成為一種文化產品之間的連接融合,有著高辨識度、自帶流量等特質的文化產品)的使用和利用問題,無論是國家文化單位的管理者,還是文化市場和文化企業的運營者,結合實際工作和現實情況進行了分析和探討。

  對于具體的領域、行業和組織來說,IP的授權、研發和使用,盡管還面臨著很多的問題和困難,但更重要的是,各方積累了眾多的經驗以及解決辦法。

  面對發展文化產業的大局,面對中國文化走出去的大局,如何突破現有局面,讓IP走上一條良性發展道路,成為了這兩天文化工作者們熱議的話題。

  破局·經費

  文創產品收益用來再研發

  近日,在一場名為“博物館IP藝術品授權產業論壇”上,天津市博物館文創部主任魏鶴稱,國內好多公立博物館,受多方因素影響,文創產品IP研發起步較晚、步子較慢。如何突破這一瓶頸,進入快速發展的軌道?在她看來,走博物館+高校+市場企業三者產學研相結合的路子會比較好。

  論壇上,據魏鶴介紹,天津博物館是國家一級博物館,藏有現代歷史文獻等各類藏品近20萬件,“我們是財政撥款的事業單位,文創產品經營收益全部用于其它文創產品的再研發。”

  她還表示,為了更科學地利用政府財政撥款,他們在研發方面有著自己獨特的思路,除了推出卡通人物以及聚焦鎮館之寶,圍繞開發生活、學習系列文創用品之外,對于在青少年中進行文物宣傳和歷史教育也尤為重視。

  北京青年報記者還了解到,2018年以天津博物館藏品——乾隆時期的琺瑯彩芍藥雉雞圖玉壺春瓶為“主角”的立體卡通書《一片冰心在玉壺——跨越時空的經典》推出,這本立體書籍有十多頁厚,針對青少年而開發,以立體的形式講述這個國寶藏品的故事以及歷史背景。這也是天津博物館出版物中第一本立體書,銷售渠道除了天津博物館自身的文創用品店,也通過淘寶、當當、京東等網絡銷售。

  另外,在魏鶴看來,在博物館文創產品研發方面,走博物館+高校+市場企業三者產學研相結合的路子會比較好。今年3月,天博與天津美術學院共同創辦了第二屆天津博物館文創產品設計大賽。收到的以各種形式寄來的參賽作品近百件。來稿作品以天博館藏文物為依托,設計作品涉及教育、食品、生活、旅游等領域,具有較強的實用性。

  破局·授權

  清晰界定博物館資源授權內容

  在博物館與市場企業的合作方面,中華民族文化藝術基金會理事長白國慶先生表示,今年博物館館藏資源授權峰會在北京召開,國家文物局公開發布博物館館藏資源著作權、商標權和品牌授權操作指引試行,首次就博物館資源授權內容作出了清晰的界定,實現為博物館館藏資源授權政策松綁,推動海量文物資源實現向社會開放、共享,開啟了新時代文物保護利用的新篇章。

  在他看來,與國際博物館版權業務上比較成熟的模式和完善的體系相比,國內博物館仍處于IP授權的起步階段,IP授權是個講求信任的行業,確實需要大家慢慢建立信任。“目前,在尚未成熟的中國市場上,博物館授權面臨著一個普遍的問題,就是如何規范被授權商家的行為,很多國內博物館在進行文創開發時,就曾面臨著這一難題。”白國慶說,有企業主動找上門尋求合作,但是因為他們不了解企業的情況,合作初期顧慮很多。

  此外,長期以來博物館文創的同質化現象被人們所詬病,人們常常見到文創產品將文物圖案簡單嫁接到手機殼、書簽、雨傘之上,手法單一。今后,將通過博物館IP授權與轉化,拓寬博物館文化衍生品的產品線,擴大消費者選擇的范圍。而博物館也可以迅速開拓市場,通過IP授權與合作,企業可以借助博物館豐富的館藏資源,迅速實現產品的更新。

  博物館IP合作與授權在我國處于起步階段,博物館文化創意產品,研發經營的整體水平還不高,產業鏈尚未完全打通,這些都是需要進一步解決的問題。

  破局·出海

  優秀IP打通上下游產業鏈

  在2019中國·北京國際版權授權大會上,國家版權交易中心聯盟秘書長李蘅指出,文化出海越來越成為中國公司現實的商業考量和必須承擔的社會責任,特別是在全球格局重構的大環境下,讓世界了解中國,讓中國文化走向世界也變得前所未有地重要。例如,前段時間火爆一時的電視劇《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文化IP上做得就很有特色。走出去不僅是文化IP,也是中國文化IP自身、文化產業的需要,更是我們國家的需要。

  “那么在文化走出去的大背景下,中國優秀的IP如何出海,是考驗我們所有業界人士的一個重要的問題。”李蘅說道,在此次大會上,美國電影協會會在國際影視IP授權與開發主題論壇上,邀請各位嘉賓進行兩場對話,包括全媒體時代影視IP的價值鏈和影視版權運營以及調研專題,打造中國特色的IP產業鏈和影視園區文旅小鎮。

  對此,美國電影協會大中華區總裁馮偉表示,評價一部電影是否成功,絕不能把票房作為單一的標準,即使是迪士尼這樣的娛樂帝國,電影票房的收入也只占到總收入的17%。其他收入都通過票房以外的渠道獲得。但在中國,國產電影目前90%左右的收入還是依賴于票房,電影票房想要連續保持高速度的增長是非常困難的。

  “從這個意義上講,產業整合和制片管理變得非常重要,需要影視產業鏈上下游公司的集體努力,確定發展的方向與路徑,同時完善配套服務的建設。只有當IP授權領域建立了穩固的引領模式和豐厚的商業回報,中國電影才真正擁有成熟和健康的產業發展鏈條。”馮偉說道。

  馮偉認為,每個國家的市場應該都有它的特殊性,不可簡單地復制和照搬。如何將先進市場的經驗與中國國情相結合,探索出一條適合中國市場發展的發展模式,是擺在中國影視界人士面前的一道難題。

  文/本報記者 張恩杰

  探討反思

  《大圣歸來》為何游戲做不好?

  近日,由國產高票房電影《大圣歸來》IP改編的游戲《西游記之大圣歸來》在Steam平臺上線。然而數日之內,該游戲不僅沒有收獲電影粉絲的追捧,反遭到了游戲迷的批評,可謂是上線即撲街。作為國產影視IP在布局全產業鏈的道路上還要走多少彎路?讓我們一同來探討。

  國際廠牌參與制作 上線卻遭網友批

  國產動畫電影《大圣歸來》于2015年上映,電影票房9.56億人民幣,豆瓣評分8.3,收獲當年各類電影節獎項,一度被外界看作國漫崛起之作。由于電影的好口碑及好成績,此次《大圣歸來》IP改編成游戲也吸引國際廠牌的參與,其中索尼互動娛樂與十月文化、綠洲游戲聯合制作,該款游戲對外宣稱:“首款基于中國原創IP、由中日雙方團隊聯手打造、將于全球發行的游戲。”

  在制作上,十月文化將負責提供世界觀和美術指導,綠洲游戲聯合發行;游戲制作外包給日本的HEXADRIVE;索尼互娛負責公司之間的協調。

  同時,游戲版《大圣歸來》中國區售價199元,被玩家評定為“超A級”。發布平臺也是國際一流的PlayStation平臺和Steam平臺。

  但是,該款游戲一經上線就遭到了眾多網友的批評。玩家批評的主要方向為:第一,售價過貴,品質差到無法接受;第二,制作粗糙,該款游戲竟然在劇情、畫面、玩法上都有硬傷,不少轉場畫面干脆用了電影原畫,沒有新意。

  錯過IP紅利期 游戲硬傷太多

  本來這款IP游戲會讓不少電影粉絲成為最先一批玩家,娛樂營銷公司鯤鵬金翅CEO徐鵬對北青報記者直言:“游戲推出的時間完全錯過了IP紅利期,距離《大圣歸來》熱映已經過去四年了,今年國內有兩部動漫電影比較不錯,分別是《哪吒》和《羅小黑戰記》。很多觀眾已經忘了那潑猴和‘江流兒’,如今上線《大圣歸來》IP內容等于上新一款新游戲,所以在營銷上并不占優勢。”

  從質量方面看,該款定價為“超A”等級的游戲卻有著很多硬傷。接受北青報記者采訪時,資深游戲公眾號主理人郝春陽說:“不尊重玩家心理必然是失敗的作品。游戲中不少怪物都是換了衣服再打一遍。同時,游戲中的過場是如同PPT一樣的慢版動畫,所有特效需要玩家自己‘腦補’,這樣的質量很難過關。”

  與同名影視劇融合 好作品將獲好收益

  雖然影視IP改編成游戲是新的利潤增長點,但是“眾口難調”,改不好就“撲街”也是事實。

  近兩年國內游戲廠牌“完美世界”對于影視IP改編較有心得,同時也有不少優質產品推出,例如對《射雕英雄傳》《烈火如歌》改編,資深游戲策劃師葉偉介紹說:“我參與過幾個IP游戲的前期研發工作,利用原著經典IP的知名度,并且與同名的影視劇進行融合互動,這樣既保證了影視IP改編游戲的時效性,也使產品大獲成功。”

  同時,對于國內影視IP改編游戲未來發展道路,娛樂營銷公司鯤鵬金翅CEO徐鵬坦言:“無論是影視產品還是游戲產品都要做出一個好作品才能對得起IP價值。現在很多娛樂公司拿到IP就想著做游戲市場,然而只找一個游戲公司湊合開發出一款三流游戲,看似能夠在產業鏈上占據全產業,但娛樂公司很難出現一款特別優質的游戲產品,這是對影視IP的一種耗損。做不好可以不做,要做一定做精品,才是對中國數億玩家的尊重。”

  文/本報記者 王磊

  特別提示

  莫讓盜版這條閑置的臭魚游起來

  據《北京青年報》10月19日報道,故宮出版社在多家電商平臺上發現了大量盜版《故宮日歷》。電商平臺發現大量盜版文創產品并不是新鮮事,但值得注意的,這次故宮出版社提到的電商平臺中出現了“某魚”的字樣。據了解,這個“某魚”是一家“閑置物品交易平臺”。

  “閑置物品交易平臺”是伴隨著“二手經濟”不斷深入發展而日益火爆的一種新興電商平臺。它適應了電商平臺的精細化要求,對盤活個人的“存貨”,讓“存量”變“流量”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然而,隨著發展,二手物品交易平臺也被銷售盜版的不法分子看上了,甚至成為了盜版重災區。

  實際上,“二手物品交易平臺”通常是以“個人用戶對個人用戶”的模式為基礎來運營的。加上二手物品或者說閑置物品本身就便宜,消費者購買的目的中對“實用”的追求大于對“精神”層面的追求,這就使得銷售盜版的行為更隱蔽。同時一旦被發現,在法律法規的處罰層面上也存在定性定量難的問題,這些都容易被不法分子所利用。除了行政監管,企業責任必然是制止和杜絕盜版的重要力量。

  顯然,這些電商平臺還是有需要提高的地方。例如盡管它們設置了提醒的頁面,但鏈接頁面的點擊位置是否醒目;它們設置了審核功能,但是審核是否毫無破綻?應當說,如果這些設置僅僅是應付“電商法”的權宜,僅僅成為推脫責任的借口,那么最終不僅僅是讓盜版猖獗,更是讓相關電商企業的社會形象一步步地惡化——因為無論是政府還是普通老百姓,特別是受盜版傷害的個人與企業,都會從中看到涉事企業社會責任的缺失,這不是靠宣傳、找“背書”、廣交“朋友”能夠彌補的。

  目前從“二手物品交易平臺”的發展趨勢來看,一些“二手物品交易平臺”開始將同企業的其他電商平臺進行數據共享,這意味著買家信息被更多地分享,同時商戶也進入到過去單純的“個人對個人”的交易模式中,這無疑會增加打擊盜版的難度。這就更需要互聯網企業在技術層面上去完善預防和打擊盜版的功能。

  保障消費者利益,保障文創企業利益,保障自己的利益,促進凈化互聯網,對于電商企業來說,“電商法”的要求是底線,社會責任的落實是良心。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10億人在線支付背后的“超級程序員”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收藏
黑子的篮球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