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教育交通 > 正文

10億人在線支付背后的“超級程序員”
2019-10-26 23:34:43   來源:   評論:0 點擊:

你的格子衫和牛仔褲呢?聽到記者的第一個問題,穿白襯衫加黑西褲的程立樂了,不要對程序員產生刻板印象,程序員也是可以有生活情趣的...

       “你的格子衫和牛仔褲呢?”聽到記者的第一個問題,穿白襯衫加黑西褲的程立樂了,“不要對程序員產生刻板印象,程序員也是可以有生活情趣的。”

  在互聯網圈子里,螞蟻金服的CTO(首席技術官)程立是自帶出場光環的“大牛級”程序員。

  當年,他放棄一流名校的博士學位,以實習生身份加入互聯網公司;現在,他帶領團隊完成底層技術架構的手機應用,已改變10億人的生活方式。

  放棄諾貝爾獎夢想的程序員

  程立出生在一個物理世家,父母和哥哥都是物理方面的研究者。

  邏輯嚴謹、思維縝密的特性,融入了程立骨子里。拿諾貝爾獎,也是這個家族代代相傳的遠大理想。

  然而,程立的物理基因發生了“突變”。

  “我不想高考了,我想學點更有意思的東西。”1993年,少年程立在臨近高考時做出了一個讓家人意外的決定——放棄物理學,轉攻計算機。

  程立的父母和兄長雖有疑慮,最終卻支持了他的決定。“其實能拿個‘圖靈獎’也不錯。”

  1997年,程立進入上海大學計算機專業讀研。有意思的是,雖然已學幾年計算機,物理和數學依然是程立最拿手的兩門課,而這也為他在未來的計算機學習打下了堅實基礎。

  2000年,程立進入上海交通大學攻讀博士學位,程序員之路慢慢進入高速發展的軌道。

  在導師帶領下,程立在中國教育網絡監測系統的項目中擔綱編程角色,開始用代碼解決實際問題。

  程立逐漸意識到,程序員是帶著現實問題用代碼創造新世界。和畫家拿著畫筆創作一樣,數字世界沒有邊界,程序員有更大的創造空間。“從這個時候開始,我發現編程挺有意義。”

  進入21世紀后,我國互聯網行業進入快速發展期。2003年5月,淘寶網橫空出世。僅僅幾個月后,原有的技術平臺已無法支撐龐大的用戶流量。

  2004年春節后,程立以外包程序員的身份,開始參與淘寶網新技術平臺的構建。程立職業生涯的序幕正式拉開。

  那個脫穎而出的實習生

  程立在公司的“花名”叫“魯肅”。

  魯肅對于三國鼎立局勢的形成具有重要意義,史書對他的解讀多為“老實忠厚但長于計謀”。這是程立選擇魯肅作為自己“花名”的原因,既符合老實忠厚的外在體現,也激勵自己成為在數字世界里具有智慧的程序員。

  2005年2月,因前期表現優異,程立不僅以實習生身份獲得留用,還受邀擔任支付寶新交易平臺項目架構師這一重要角色。

  從一名普通程序員突然躍升,程立希望把最好最新的技術都加入到這個項目,這也使他遇到了新問題。

  新項目進展到一半時,程立發現,系統加入了太多新技術,效果適得其反。如果推倒重來,意味著把已造了一半的大樓推倒重建,團隊是否還有信心在指定時間內完成新項目建設?如果將錯就錯,新項目發布后會產生何種后果?

  經過一個通宵的思想斗爭,程立決定推倒重建,“出了問題我們要負歷史責任。”

  程立的擔當和勇氣,讓團隊更有凝聚力,并在約定時間完成了新項目。

  事后,項目主管找他談話,程立原以為自己的實習期將到此結束,沒想到主管帶來的是讓他正式加入阿里巴巴的邀約。

  “正是從那以后,我更加明白了一個程序員的歷史擔當。一行代碼并不是簡單的計算機語言的堆砌,敲出去的每一個字符都有它的社會影響。”程立說。

  堅強背后的驚心動魄

  參與淘寶網新技術平臺的構建工作后,還差不到一年就要畢業的程立走到了人生岔路口——是繼續留在互聯網企業工作?還是返回學校專心攻下博士學位?

  經過一番激烈的思想斗爭后,程立放棄了博士學位,決定追逐那個12年前萌芽的“程序員夢”。

  2005年2月,在阿里巴巴的會議室里,程立以實習生的身份等待HR(人事專員)分配工作。因為擁有新技術平臺構建的經歷,程立原以為自己會被分配去集團總部工作。然而,在第一批被點到去集團總部的名單里,并沒有他的名字。

  “如果去淘寶也行,畢竟有過相關的工作經驗。”但是,第二批去淘寶網的名單里,依然沒有他的名字。

  最后,整個會場只剩下了他和另一個待分配任務的人。“你倆去支付寶。”HR宣布完結果,程立的心情也跌到了谷底。

  那時的他沒有料到,那個曾被自己“嫌棄”的購物網站的附屬支付工具,在他的技術支持下,會在后來成為一款用戶量超過10億的國民級手機應用。

  2007年,淘寶網的流量讓后臺系統再次遭遇支撐瓶頸。程立及其團隊臨危受命,啟動了對支付寶系統的升級改造項目。

  通俗來說,他們要做的就是怎樣用0和1的代碼,創造出一臺能支撐14億人同時上線付款的“巨型收銀臺”——不僅要做到所有人在付款時都能不排隊“秒付”,還要確保收支的每筆錢都沒有任何錯誤。讓程立倍感壓力的是,這套系統需要在三個月之內上線。

  對程序員而言,做系統最忌諱的就是“將所有雞蛋都裝到一個筐里”。但因為時間緊、任務重,為完成任務,程立和他的團隊決定孤注一擲。原定2008年1月初發布的新系統,在一拖再拖的趕鴨子上架式催促下,終于上線問世。

  新老系統平穩過渡,需要將老系統里數以億計的用戶和資金數據完整準確地移入新系統,程立和他的團隊決定停機8小時。

  停機,意味著用戶在此期間無法正常進行交易。停機時間越長,用戶“跳票”的可能性就越大,對企業的損失也就越高。所以,如何在約定停機時間內完成新老系統的切割,顯得尤為重要。

  在0點停機之后的8個小時里,新系統與老系統的數據一直無法配平,資金校驗也一直無法通過。直到中午12點,問題才得以解決。當天下午3點,程立和業務負責人決定將新系統上線5分鐘進行測試。

  “滴滴滴……”系統剛剛上線,數據異常的警報聲響徹機房。一群人圍著時任支付寶首席業務架構師的倪行軍(花名“苗人鳳”),尋找癥結所在。

  大家在臘月里都穿著厚厚的冬衣,但圍著倪行軍的每個人額頭上和手心里都滲出了冷汗。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問題還是沒有找到。這時,程立站出來,替換了計算機前的另一個程序員,一番緊張的摸索之后排除了故障——原來,核對數據的公式出了問題。

  下午5點,新系統再次上線。積攢了17個小時的用戶流如潮水般襲來,不一會兒系統就“決堤”了。

  在這頭,程立帶著團隊搶修系統;另一頭,數據異常的警報聲再次響起。更讓人揪心的是,互聯網上諸如“支付寶帶錢跑路”的流言已滿天飛……

  “我主導的項目會不會就這么讓支付寶完蛋?”連續多日沒有合眼的程立內心有些崩潰。好在事情在用戶潮涌退去后發生了轉機。在仔細核查相關數據后,程序員們發現數據異常的警報僅是“誤報”。

  大部分人對阿里巴巴的“雙十一”購物狂歡節并不陌生。2010年“雙十一”前夕,支付寶的全體技術人員都在做最后的準備工作,根據前一年“雙十一”的經驗,系統被提前留出比平時高出一倍的余量。2010年11月11日0點剛過,系統余量瞬間被瘋狂的用戶流占用,程立和他的團隊被這一突發情況打了個措手不及。

  “趕緊調配可用資源!”程立在第一時間做出反應。那時,云計算還未普及,后臺程序員化身“人肉云計算”,這邊的系統資源閑下了馬上頂上,那邊的系統資源過載了就趕緊遷移。忙活了一整天,本以為手忙腳亂應付過了當年的“雙十一”,誰知事情又向戲劇化方向發展。

  時間到了晚上11點59分30秒,系統最核心的數據庫即將崩潰。一旦這個數據庫崩潰,意味著之前所有努力都將付諸東流。

  “把會計程序‘殺掉’,先收錢,后點錢,快!”千鈞一發之際,程立的團隊再次做出正確決定。當天,交易悉數準確無誤地完成。

  “做程序員真需要一顆強大的內心。我們只要寫錯一個代碼,對用戶來說可能就是成千上萬元的損失。”

  程立說,在充當了一次又一次的“消防隊員”后,他逐漸明白,一個優秀的程序員不光是要自己一個人悶頭寫程序,還要嘗試著引導一個團隊去思考,怎樣做才能在滿足用戶多樣性需求的基礎之上,創造更多的社會價值。

  永遠保持創業初期的心態應對挑戰

  和大多數程序員不同,程立每天早上7點就會起床早鍛煉,8點出頭出門送孩子上學,9點準時到公司開始一天的工作。如果沒有會議安排,他會在晚上8點左右回家吃晚飯。

  多年的程序員生涯之后,程立發現,將更多時間留下來陪伴家人尤為重要。

  “程序員在外人眼里會有‘木訥’的刻板印象,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程序員每天接觸的都是冰冷的機器和沒有感情的計算機語言。”程立說,在工作之余,能和家人、朋友多交流,培養一些“不動腦”的興趣愛好,既能讓自己從緊張的腦力勞動中解放,也可以拉近與真實世界的距離。

  BUG找不到、數據平不了、需求夠不著……這些事件都會在程序員的日常生活中反復上演。一些心態不好的人在這樣的交鋒過程中積勞成疾,發際線逐漸上移。

  而在程立的奮斗哲學里,“因為信任,所以簡單”成就了他和團隊——在任何困難挑戰面前,要充分相信自己的隊友,既要拿出舍我其誰的勇氣,也要有互相成全的心理準備。

  在互聯網行業全球化競爭愈發激烈的當下,中國的競爭優勢愈發明顯,技術創新和豐富使用場景的能力讓世界驚嘆。從過去的一路跟隨到并駕齊驅,再到“換道超車”機遇的出現,我們已從“摸著石子過河”逐步過渡到為后來者“鋪路架橋”的階段。

  程立認為,雖然程序員經常被外界打上各種帶有誤解意味的標簽,但無論外界怎么議論或企業如何發展,創業初期的心態和激情不能丟。

  程立告訴記者,一次支付寶內部組織的“紅藍技術對抗賽”,讓他記憶猶新。那次對抗賽中,共有10支隊伍殺入決賽,由他帶領的高管代表隊在決賽中被其他隊伍“揍”得不輕,最后只能屈居末名。

  “雖然輸了比賽,但是我們都很開心,因為我們看到了中國新生代程序員正在超越老一代程序員。”程立相信,在可見的未來,中國將出現越來越多的優秀程序員,去為全人類勾畫一個彌合差異、平等發展的全新數字世界。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大國工匠”育“明日工匠”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收藏
黑子的篮球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