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本網快訊 > 正文

莫讓“強拆”傷了農民的心
2019-04-15 21:52:45   來源:   評論:0 點擊:

莫讓強拆傷了農民的心  核心提示:近年來,中紀委監察部多次發文強調,進一步規范征地拆遷行為,集體土地上房屋拆遷參照《國有土地上房屋...

莫讓“強拆”傷了農民的心

  核心提示:近年來,中紀委監察部多次發文強調,進一步規范征地拆遷行為,集體土地上房屋拆遷參照《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和補償條例》的規定,政府不得實施強制拆遷,要依法由人民法院裁定是否強制執行,切實加大查辦違法違規強制征地拆遷案件力度,政府強拆可構成犯罪。然而,河南省襄城縣卻置中央三令五申的禁令于不顧,公然動用警力暴...

 


                             ——襄城縣中醫院新址建設項目征遷

近年來,中紀委監察部多次發文強調,進一步規范征地拆遷行為,集體土地上房屋拆遷參照《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和補償條例》的規定,政府不得實施強制拆遷,要依法由人民法院裁定是否強制執行,切實加大查辦違法違規強制征地拆遷案件力度,政府強拆可構成犯罪。然而,河南省襄城縣卻置中央三令五申的禁令于不顧,公然動用警力暴力強拆,惹得民怨沸騰,輿論一片嘩然,影響十分惡劣。
(本網河南訊:王震 崔志原) 2016年,襄城縣中醫院新址征地遭受非人性強拆。襄城縣城關鎮政府黨委委員、人大主席馬勝利帶領鎮、村干部、雇擁社會閑散人員30余人,鉤機二臺,鏟車一臺,浩浩蕩蕩對位于襄城縣城關鎮上徐村農民謝大喜填平廢舊窯坑經營的“養殖場”進行了兩次強拆,導致雞飛豬跑損失嚴重,所有房屋被毀于一旦,財產被砸在強拆廢墟中。67歲的合伙人王拴成,在阻止暴拆時,當場昏倒在地,第三天死在拆遷現場。謝大喜妻子李秋娥在幾年奔波在上訪之路積勞成疾不治死亡,謝大喜至今仍是黯然神傷,寒心至極!


謝大喜、李秋娥夫妻倆自2002年1月1日與襄城縣城關鎮上徐村委會簽訂了原磚廠廢坑承包合同。合同約定:廢坑面積為壹佰畝左右,承包期60年(2003年1月1日--2062年12月1日)承包費每年3000元人民幣,定于每年十一月二十日前支付。合同生效后,首先投資近900萬元從外地購買土方45萬立方米(每方20元),把16米深的廢坑填平。2010年8月份,經過多方籌資100萬元成立了襄城縣曙光養殖有限公司;公司新建辦公用房12間,配電室2間。庫房、化驗室、職工住房三層,總面積600平方米;孵化車間6間,養豬場6棟,占地面積6000平方米;養魚坑塘4處(魚苗塘、魚花塘、魚種塘、成魚塘)共占地面積20多畝。公司養有預肥豬(包括種豬)500頭,購豬款50萬元左右;雞、鴨、鵝各一萬只;養有魚花40萬尾、魚苗30萬尾,魚種20萬條,成魚4萬條,投資30多萬元。又在場院內花巨資種植了64棵柿子樹,現已是盛果期,果樹主桿周長80厘米左右,景觀樹300余棵。四周鐵網圍欄,場院規模宏大,生機盎然、變廢為寶。在一家人的齊心努力下,養殖場經營的紅紅火火。
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2015年,襄城縣新址建設項目,需征收該片的土地。就采取了強拆。“事發后,謝大喜不斷的向各級領導、黨政機關、信訪機構據實反應,然而,每次均已如泥牛入海,杳無音訊而落幕。”謝大喜因身體有病,于2019年3月8月,針對拆遷維權事宜委托他人。


為了討回謝大喜拆遷補償款,受托人自3月17日至今數十次找到城關鎮相關領導。針對補償問題至今沒有進展。
受托人說:“根據襄城縣中醫院征地時,城關鎮相關人員二次補充勘察登記清單顯示:(1)謝大喜經營的養殖場沒有登記;已補償給王海,為什么補給王海?(2)原廢舊窯坑所墊三十萬立方的土方沒有登記;鎮領導協調,請問協調結果是什么?勘察登記清單顯示所謂的30萬立方土方是沒有事實依握的,實際情況是40萬立方土方(有票據為證,但被城關鎮領導給弄丟失)。(3)魚塘沒有登記?請問為什么不登記?
“說心里話,襄城縣中醫院建設,改善醫療環境,我們老百姓是舉雙手歡迎的。但政府征地也要應該有個合法的征地手續啊,但這些官員不管這一套,在不給群眾開會、發布公告、不同意拆遷補償標準的情況下,就采取高壓政策,悍然強制拆除,損害的是政府的公信力,拆碎了農民的心!”


2019年4月9日,在謝大喜被拆除的場地筆者看到,占地數十畝的養殖場成了一片片廢墟;員工住房、公司辦公用房一片狼藉。2016年養殖場被強拆后,他們一家人相信政府會給其一個公道說法,就去縣政府反映自家遭遇的事情,官員們不是不接見就是聲稱其房屋是違法建筑,導致均無結果。后來,謝大喜夫婦去北京上訪,還被襄城縣城關鎮政府和派出所民警強制拉回。謝大喜經營的廢舊窯坑場地起步艱難,剛好轉兩年,沒想到就被強拆了,現在欠別人那么多錢還不知道怎么還。”
謝大喜無比氣憤地說:“我們祖祖輩輩在這里生存居住,從承包廢舊窯坑經營養殖業一直風平浪靜,政府相關主管部門給我們辦了各種執照手續,我們一直合法經營,沒有任何部門說是違法建筑,可是政府一紙強拆通知書,我們承包的廢舊窯坑,經過墊入四十多萬立方土方、擁有合法執照的養殖場就成了違法建筑了,政府自己左手打右手,把我們害苦了,這說白了這些官員們就是政治流氓,政府的公信力究竟去了哪里?”
面對政府及開發商等強勢集團的侵犯,被拆遷戶作為弱勢群體總是顯得力不從心,維權之路亦是磕磕絆絆、艱辛重重。雖然《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的出臺,廢除了《城市房屋拆遷條例》中的行政拆遷手段,規定了行政機關只能到法院申請強拆,自此司法拆遷成為唯一的強制制度。但總有人認為“官官相護”,這些規定多半是泛泛空話,不能落到實處,更不能杜絕現階段愈演愈烈的強制拆遷、粗暴執法現象。
但令人振奮的是,國家對打擊違法違規強制征地拆遷行為的力度之大,重創了征地拆遷中官商勾結、權錢交易造成的擾亂民眾生活、侵犯百姓權益的不法行為。
不論你是城關鎮的黨委委員、人大主席馬勝利,還是縣委領導分管“襄城縣新建中醫院建設項目”的武清杰,你們在鮮紅的黨旗下宣誓時代表的是什么?你晉升時說為誰服務?你表態時說保護誰的利益?
在襄城縣,法律竟然成為某些官員們手里的大棒,揮舞在大眾的頭上,行政主管部門已經成為法律的代名詞,只要在這個部門的行政權范圍內,它就是法律的主宰,予取予奪,唯我獨尊。暴力征遷使法律失效,使官員涉黑,模糊了黑與白的界限。目前,我國正在構建和諧社會,切切實實地解決民之疾苦,民之所盼,為民辦實事、辦好事,為民分憂解難,這是各級政府官員應盡的職責,而襄城縣政府及城關鎮政府的某些官員,視法律如兒戲,違法強拆,與中央的政策大相徑庭,難道不應該受到應有的處罰嗎?


什么是暴力拆遷

暴力拆遷:是指通過暴力手段強制進行征地拆遷的行為。停水、斷電、阻斷交通、放狗、放蛇;在白天強行沖進“釘子戶”的家中一通亂砸;或是在夜晚強行入戶將酣睡的居民抬出并控制住,瞬間就將人房屋夷為平地,這些行為都被稱為“暴力拆遷”。而襄城縣中醫院新址建設項目,在征地拆遷過程中,不但停水、斷電、阻斷交通,而且把謝大喜承包廢舊窯坑地面附屬物強拆后,還把大門緊鎖,自拆遷至今已過三年之久,鑰匙被城關鎮拿走。

產生原因:

我國《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的規定,和中央紀委、監察部《關于進一步規范征地拆遷行為的通知》的要求,均明確規定嚴禁違法違規強制征地拆遷。
暴力拆遷的原因很多,如現行規范拆遷行為的立法不到位,拆遷群眾缺少及時有效的利益訴求渠道;個別開發商有恃無恐,為完成拆遷而不惜對所謂的“釘子戶”停水、斷電,甚至威脅、恐嚇,強行拆除居民房屋。主要原因是相關賠付不合理,國家規定的款項出現私吞現象,或者開發商不能給予合理的條件,導致居民拆遷后可能失去居所。
一些政府為規避行政違法的責任,將拆遷工作委托給一些組織或企業“實行包干制”,將拆遷任務直接“包干分解”,甚至給一些法律意識淡薄的執行人員。“委托社會力量動手,自己背后撐腰”,這種征遷方式成為滋生各種野蠻拆遷、暴力拆遷事件的重要原因。
莫讓“強拆”拆倒民心,還需法律亮劍,服務兜底。一是完善相關法律法規,斬斷權力藩籬,澆滅暴力強拆的囂張氣焰,為惡性強拆戴上“緊箍咒”。二是提升為民服務意識,做到心中有民,心中敬民,讓百姓獲得更多的獲得感,讓政府真正做到民之所向。
在為民“辦好事”的過程中,莫讓“不知情”的強拆苦了百姓。

【相關鏈接】

《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國務院:禁止違背農民意愿強拆強建》以及《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第二次公開征求意見稿)》等文件,國家對有關拆遷方面的規定在不斷的完善。其實我認為《物權法》已經對個人財產以及所有權做出了明確規定。
《物權法》第四條,“國家、集體、私人的物權和其他權利人的物權受法律保護,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侵犯。”
第四十二條,“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依照法律規定的權限和程序可以征收集體所有的土地和單位、個人的房屋及其他不動產。
征收集體所有的土地,應當依法足額支付土地補償費、安置補助費、地上附著物和青苗的補償費等費用,安排被征地農民的社會保障費用,保障被征地農民的生活,維護被征地農民的合法權益。
征收單位、個人的房屋及其他不動產,應當依法給予拆遷補償,維護被征收人的合法權益;征收個人住宅的,還應當保障被征收人的居住條件。
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貪污、挪用、私分、截留、拖欠征收補償費等費用。”
《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第三十一條規定,采取暴力、威脅或者違反規定中斷供水、供熱、供氣、供電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遷,造成損失的,依法承擔賠償責任;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尚不構成犯罪的,依法給予處分;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依法給予治安管理處罰。
現在的主要問題是,這些法律或者條例的執行力度怎么樣。如果做出了明確規定,但在執行上不力,或者規定是一套,執行起來又是一套,那么法律條例就會成為一紙空文,長此下去,法律的威嚴也會漸漸喪失

編后語:

一個個不斷見諸報道的拆遷案例,貌似已經給“拆遷”這個簡單的動詞賦予各式各樣頗具玩味的新含義,從暴力拆遷的“屢試不爽”,到“調虎離山式”拆遷的“兵法用盡”,再到“株連”拆遷的“無所不能”,這些都無一例外讓公眾看到了缺乏法律敬畏背后暴力執法的可怕與荒誕。
不可否認,由于經濟社會的發展,城市的規劃出現了一些新的變化和要求,退一萬步來說,本文中的襄城縣中醫院新址建設項目即使需要拆遷,拆除也該在法律的“條條框框”中按步推進,政府也應該在土地手續完備及村民安置補償到位的情況下,以人為本和四拆遷。像“過家家”一樣動用公安、城管等政府資源使其全部“遁形”豈不是荒謬?“謝大喜們”的養殖場都是合法經營,都有著合法的手續,執行者自然應該遵守,得到拆遷命令后,就該好好協商,對“謝大喜們”進行妥善的安置和賠償,焉能仗著執法特權胡作非為呢?如此拆遷,傷了民心不說,也傷了政府的公信力。
項目占地、征遷工作講究文明有序,而管理者卻知法懂法卻不守法,并且還不思悔改一個勁兒地“捂蓋子”,如今,原本過著合法經營小日子的“謝大喜們”成了無業人員,維權無門著實令人唏噓,而等待那些暴力執法者的將是什么呢?是嚴厲問責抑或縱容包庇?答案,唯有在輿論的醞釀中等待官方去揭曉了。

 

相關熱詞搜索:強拆 傷了農民的心

上一篇:河南虞城突遇塵卷風后續:已造成2名兒童死亡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收藏
黑子的篮球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