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經濟法治 > 正文

地方政府大拆大建患“浮躁癥” 形象工程反丟面子
2012-09-21 17:32:52   來源:中國城市經濟新聞網   評論:0 點擊:

          大拆大建不是彰顯政績的捷徑——浮躁工程,停一停           三千萬元惹爭議  核心提示:浮躁,成為當下...
 
          大拆大建不是彰顯政績的捷徑——浮躁工程,停一停
           三千萬元惹爭議
  核心提示:浮躁,成為當下社會的流行詞。浮躁的生活狀態會讓人變得好大喜功、急于求成,然而,有時候,我們的一些地方政府或官員,為了某些原因,也會脫離執政為民的宗旨,沒有腳踏實地改善百姓生活,大做表面文章。一件件駭人聽聞的新聞事件告訴我們,當政府患上“浮躁癥”時,會給百姓與國家造成巨大損失。
  位于金華的建筑藝術公園,是一個曾讓當地人引以為豪的旅游文化景觀,幾個月之前卻被媒體稱為奢侈的“廢園”。
  這個公園總投資近3000萬元,請了7個國家的21位世界頂尖建筑大師來設計,有建筑單體17座,造型獨特,風格迥異,受到社會各界人士的熱捧。但建成5年來,公園利用率一直不高,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處于“半拋荒”狀態,建筑物破敗,游人寥寥。
  嘆息:三千萬元惹爭議
  如今,這家公園已經再次進行整修,預計在10月底完工,除了修補原先破損的景觀,還增加了路燈、休息椅、果殼箱等公用設施。
  然而,幾個月前走進這家號稱藝術殿堂的公園,展現在人們眼前的是這樣一幅場景:“問訊處”內部扶手銹跡斑斑,木頭已無色澤;“禪空間”內走道地板破碎,結著一張大蜘蛛網……
  這家公園是2003年立項,2004年8月開工,2007年基本完工,總投資近3000萬元。園內建筑的設計者更是赫赫有名:中國2008年奧運主場館“鳥巢”的設計者赫爾佐格和德麥隆,哈佛大學建筑系主任森俊子,以及世界建筑最高獎——普利茲克獎得主王澍等中外知名建筑設計藝術家。
  項目上馬伊始,這家公園被賦予了“旨在提高城市品位,為市民提供休閑場所”的重任,同時也引來金華市民和社會各界的熱盼。然而,由于地處偏遠、周邊居民入住率不高、配套活動設施缺失等諸多原因,公園開園后利用率一直不高,人氣慘淡。到了2009年,由于長期遭遇人為破壞,建筑體開始出現破損,這座高雅時尚的藝術公園慢慢地成為被人們遺忘的角落。
  “一個極富藝術價值的精品公園,只可惜和它周邊的城市開發進度及公共設施配套相比,顯得過于超前了。”一位建筑業內人士如此評價,而這正是當前我國城市公共設施建設和管理過程中經常遇到的問題。
  當時,公園的衰敗經由媒體的曝光,再次引發公眾熱議,也受到當地政府的高度重視。“這些建筑都在可修復范圍之內,我們委托專業機構進行規劃設計,同時引入社會資金,嘗試開發實用功能,提高管護水平,使公園煥發生機。”當地相關負責人說。
  “今后,我們會發揮好藝術公園的價值,為市民和游客服務,真正把好事辦好。”金華市相關負責人這樣承諾。
  怪象:形象工程丟面子
  投入未見效,業內人常笑稱這是“交學費”。不過,廣州市政府交的一筆“學費”,實在是“觸目驚心”。上月,有廣州市民反映,兩年前政府耗資4920萬元在全市主干道的高架橋、立交橋涂裝“黑漆”,現在嚴重掉漆。廣州市建委承認,經過兩年的試驗發現,此種橋面材料不能滿足廣州實際要求,維護困難且成本較高,只能任由其自然脫落。
  4920萬元的失敗“試驗”真可謂是“大手筆”。事情要追溯到2010年亞運會前,廣州市斥資4920萬元對全市19座橋梁橋面進行改造,選用材料為超強水泥聚合物,因看起來像在路面上刷油漆,市民稱之為“黑漆路”。
  然而,從去年4月起,就有人反映部分“黑漆路”車過打滑、路面掉漆。當時,有關部門還信誓旦旦搞修補。但一年多過去,“掉漆”問題越發嚴重,該市建委無奈表示讓其以“自然磨耗”的方式退出。如此表態,引來網友紛紛“吐槽”:政府想搞形象工程,未充分論證就貿然上馬,時間和費用成本都太高了,納稅人的辛苦錢不應該浪費。
  浮躁,是目前部分地方政府較為突出的現象,已成為制約地方經濟發展、社會和諧的一個重要因素。浮躁的表現很多,其中最明顯的一點便是急功近利。一些地方政府在工作中只顧眼前利益,對老百姓需要的、關心的工作不去做,專做一些面子工程、形象工程、花瓶工程。這樣一來,不僅老百姓從中得不到實惠,還浪費大量錢財,給發展帶來許多隱憂。
  前陣子,南京市機場路出現戲劇性一幕:上百棵香樟樹被挖掉,新栽的樹卻是和原來差不多大小的香樟樹。這一挖一栽,花掉約80萬元。對此,南京市雨花臺區有關負責人表示,原先的香樟樹又細又矮,參差不齊,這么做是為了讓道路看起來更美觀,不至于丟城市的“臉面”。然而,此舉引來質疑不斷:如此大動干戈,最終,丟的是當地政府部門的臉。
  在發展經濟的強烈愿望下,部分政府想盡辦法追求GDP,有些官員急于在任期內出政績,拍拍腦袋就定指標、定項目。由于決策上的短視和急于求成,前期規劃缺乏科學論證,以致于剛上馬的項目就被“拋荒”,巨額投資換來無盡“赤字”。這種巨大的浪費往往給地方發展造成長期的包袱和隱患,將政府公信力大打折扣。
  更有專家指出,在“政府浮躁癥”的指引下,花費國家的巨額資金建設華而不實的形象工程,本身就是變相腐敗。更何況,隨著各種工程建設上馬,領導干部有了更多的實權,會成為別有用心者眼中的“有縫蛋”,其中一些人經不住引誘,滋生權錢交易、暗箱操作等違法亂紀情況。
  據我省檢察機關公布的數據,立案查處的處級以上領導干部受賄案件中,有七成以上的人樂于插手工程建設,或直接擔任工程建設領導小組組長、工程指揮部指揮,或以向指揮部人員打招呼等方式進行權錢交易。
  對策:根治浮躁下猛藥
  日前,重慶朝天門港口地標性建筑——重慶港客運大樓及三峽賓館被爆破拆除。這兩幢建筑曾在1998年發行的《重慶風貌》特種郵票上亮相。令人惋惜的是,這兩座地標性建筑的壽命僅20年左右。
  事實上,這些年大拆大建頻繁上演的現象不在少數:青島地標青島大酒店被拆除,建成使用20年;曾經號稱“西湖第一高樓”的浙大湖濱校區教學主樓被爆破,建成13年;南昌的著名地標——五湖大酒店被爆破,距其建成13年……
  浙江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范柏乃指出,我國消費了世界總量近40%的水泥和鋼材,但大拆大建造成資源的巨大浪費,并產生每年高達4億噸的建筑垃圾,污染環境。
  如何治理政府“浮躁癥”?有專家指出,必須樹立正確的政績觀,找準自身定位,講究求真務實的工作作風,為廣大群眾謀實惠,把主要精力和財力集中到發展社會事業和擴大公共產品的供給上來,為社會提供更多優質的公共服務產品。
  有群眾認為,只要不涉及國家機密等事項,完全可以把政府決策“晾”在陽光下,讓公眾充分參與、充分監督。只有民主決策,才能有效避免行政行為違背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律。
  官員的政績觀,背后的控制力量是政績考核體系。因此,有關人士認為,要引導干部樹立正確的政績觀,必須改革干部的政績考核指標體系,在政府工作目標任務中,適當調低經濟發展分值,新增節能、環保、自主創新和民生等方面的考核,不能唯GDP是舉。
  實際上,《中國共產黨黨員領導干部廉潔從政若干準則》早有規定,禁止脫離實際,弄虛作假,損害群眾利益和黨群干群關系,不準搞勞民傷財的“形象工程”和沽名釣譽的“政績工程”等。因此,有關專家也建議,各地紀檢監察部門也要適時出臺措施,加大反腐力度,謹防有人利用各種工程建設進行腐敗的勾當。
  北京師范大學管理學院教授王建民:治理政府“浮躁癥”,首先政府機構要把人民群眾“滿意度”作為首要績效評價指標。同時,對照既定的事業規劃和工作計劃,檢查落實情況,發現誤差,及時糾正,確保各項戰略規劃目標的順利實現,還要向社會公開建設預算與規劃,公開招標建設與管理,接受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媒體和社會公眾的全過程監督。 (記者 王振海)
 

相關熱詞搜索:地方政府 大建 浮躁

上一篇:湖北省 食品藥品等8類商品有了"身份證":必須使用條形碼
下一篇:用愛國標語遮擋號牌車主被罰200元記6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