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本網快訊 > 正文

“三分釣魚島資源”,郭臺銘意欲何為?
2012-10-18 19:26:27   來源:中國城市經濟新聞網   評論:0 點擊:

  臺灣鴻海集團董事長郭臺銘再次就釣魚島放話,即便此前禍從口出遭遇兩岸三地華人討伐,但郭臺銘不痛定思痛,反而語不驚人死不休。這次他...

 

 

  臺灣鴻海集團董事長郭臺銘再次就釣魚島“放話”,即便此前“禍從口出”遭遇兩岸三地華人討伐,但郭臺銘不痛定思痛,反而“語不驚人死不休”。這次他放出所謂以“三三分”的方式對釣魚島經濟資源實現臺灣、中國大陸與日本的“共同開發”,究竟有何意圖?還是另有玄機?

  獻媚馬英九,討好臺當局?

  其實早在6月18日鴻海股東會上,郭臺銘提及臺日關系,就不小心漏嘴稱“愿意買下釣魚島,與日本共同開發”。此話引來大陸、香港還有臺灣島內罵聲一遍,很多人質問郭臺銘---向日本購買釣魚島,是否在暗示釣魚島屬于日本?這跟李登輝有何區別?再者,不跟大陸合作開發,跟日本合作,是何道理?后來鴻海不得不出面消除誤解、做公關,但郭臺銘顯然沒有吸取教訓。

  8月5日郭臺銘在出席“中日和約生效60周年”紀念特展時,再次提及釣魚島。他透露曾表示愿意花40億新臺幣購買釣魚島,并就此事遭大陸網友痛罵一事表示不解。但這次他稍微聰明了些,提議釣魚島問題可由大陸、日本和臺灣三方面共享資源來解決。而此次還有一個背景:馬英九剛在出席中日和約生效60周年紀念活動時,就東海區域安全提出了5點“東海和平倡議”。

  10月17日郭臺銘這也是四個月內第三次就釣魚島問題發言,建議大陸、日本和臺灣以“三三分”方式,共同開發釣魚島海域資源。他還搬出馬英九27年前發表的博士論文,朗讀論文中的一段文章,以證實馬英九的“東海和平倡議”想法早就有了。

  郭臺銘還建言,由前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現任“三三會”理事長江丙坤號召3方民間經濟團體,通過研討會及論壇等方式,促成3方共同開發東海資源,實現馬英九的“東海和平倡議”構想。這一想法也得到馬英九的贊許。郭臺銘一個商人,如此積極與馬英九“眉來眼去”,為馬英九大唱“贊歌”、極力拍馬,不得不讓人猜測其中有何種政治動機?

  看中釣魚島經濟利益,欲分一杯羹?

  作為一個商人,為何積極熱衷于就政治問題發言?郭臺銘的回答是,自己從商人的角度來看政治糾紛,希望以“和平共享,共同開發”的態度,來避免東海局勢失控、以互利共享取代對抗。他還提到,釣魚島不值錢,關鍵是周邊海域蘊藏的油氣等資源,若挖到石油,他還大膽預測---臺股會升到2萬點。

  日本近年對東海的調查投入大量資源,按照日本前國土交通大臣扇千景的說法,這些海域中埋藏著足夠日本消耗320年的錳、1300年的鈷、100年的鎳、100年的天然氣,以及其他礦物資源和漁業資源,獲得這些海域,將使日本由資源小國而成為東亞的資源大國。東海的油氣儲量大約77億噸,亦足日本使用近百年。除了蘊藏有大量石油資源,釣魚島海域在其它方面也經濟價值頗豐。

  如此龐大的經濟利益,郭臺銘是否急于要分一杯羹呢?要知道中日圍繞釣魚島之爭端,臺灣地位最為尷尬,以前日本都從來不愿跟臺灣多談,只是最近為分化兩岸聯合保釣行為,才釋放出要和臺灣進行“漁業談判”的意愿。若能借大陸與日本對抗之機,臺灣能分享1/3經濟資源,確實夠劃算,這一塊大蛋糕郭臺銘相信也能分不少。另外,臺灣股市升至2萬點,郭臺銘的身價也會漲不少。

  相反,不管日本或大陸取得釣魚島,或者中日爆發沖突,臺灣其實都是“輸家”。因為釣魚島靠的臺灣最近,日本占據并修建軍事設施、要求劃分專屬經濟區等,將在經濟資源和戰略上對臺灣構成雙重壓制,臺灣將時刻處于日本淫威之下,甚至有再度被侵占的政治風險。即便大陸拿下釣魚島,考慮到兩岸在軍事和政治上還沒有邁出大步子,臺灣也未必能“安心”,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更糟的是,中日一旦爆發沖突,臺灣將處于兩難境地,并可以受殃及。所以,對郭臺銘這類商人來說,“東海和平”、大家和氣生財是最好不過的了。

 隱藏“臺獨”潛臺詞?

  對于郭臺銘的“三分論”,還有一種擔憂,就是主張臺灣、大陸和日本共同談判,是否有拔高臺灣的“國際地位”之嫌?甚至有人稱,臺灣作為與大陸對等的一方,參與3方談判,是否有暗示臺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或主權主體,這不是變相的支持了“臺獨”嗎?

  筆者不太認同這一點,其實中國大陸近些年已在很多領域積極給予臺灣“國際空間”,如果3方會談,兩岸也必將采取某種合適的手段,照顧彼此的關切。單靠這一點,將郭臺銘扣上臺獨的大帽子,確實有點冤。但需要警惕的是,郭臺銘與馬英九一樣,都多次提及釣魚島屬于“中華民國”,在保釣問題上盡量和大陸保持“距離”;另外馬英九此前提出的“東海和平倡議”據爆料,曾事先知會日本,但卻沒跟中國打招呼,這點中國大陸不得不防。

  為鴻海進軍日本“鋪路”,聯合夏普對抗三星?

  還有一種可能是,郭臺銘此番言論或意在打開日本市場。

  今年3月27日,鴻海宣布投資8億美金獲取夏普約11%的股份,再投資約8億美金獲取夏普在日本大阪府堺市(Sakai,Osaka)的十代線46.5%的股權,由此確保鴻海可以擁有這條十代線約一半的產能和面板產品產出的所有權,同時夏普也將提高在富士康代工電視整機業務比重。

  作為一家成立了100年的公司,作為日本現在最大的液晶面板制造商,并且同時擁有“液晶之父”美譽的夏普,盡管在品牌和技術實力等方面依舊擁有非常強大的實力,但受困于液晶面板行業的不景氣、缺乏一定訂單量及品牌銷售受到其他廠商激烈競爭的環境以及日元匯率持續上漲的影響,夏普陷入了困境。截至今年6月底,夏普的負債總額已經達到了2萬億日元(約合250億美元),創出自2003年以來的新高。統計數據顯示,這一負債額度已經相當于夏普當財季營收的四倍以上,夏普首席執行官菊池真甚至悲觀的表示:“夏普當前的形勢不是思考下個世紀干什么,而是公司是否能夠在未來的12個月內存活下來。”

  盡管夏普方面一再反對郭臺銘“在夏普管理中發揮更大的作用,而不僅僅是投入資金”的要求,但郭臺銘的目的顯然是控制夏普的經營權。對于鴻海而言,如何擴大并深化其液晶電視代工業務、強化業界地位以進一步與三星、LG等業界領先廠商競爭是非常重要的。夏普的優勢是技術,而鴻海的優勢則是制造、對資源的整合、高效的執行能力以及有效控制成本,兩者的合作能夠完全互補,相信其會在業界產生很大的影響。此外,除了爭奪經營權之外,鴻海的另外一個困難就是夏普所代表的“日式保守文化”。

  現在人們經常討論兩家在競爭激烈的IT業界中業績突出的廠商:三星和蘋果。其中蘋果的產品依靠的是出色的創新性以及將硬件與軟件有效整合在一起,為用戶提供優秀體驗,獲得了大家的歡迎;而三星則是利用其在上下游完善垂直硬件整合能力。而頗具野心的郭臺銘已經在公開場合不止一次的將韓國三星作為自己超越的目標與競爭對手,在郭臺銘的版圖中就缺少夏普這一塊給力的拼圖。

  這或許也能讓我們理解,為何郭臺銘那么“不喜歡”韓國人,甚至甘于與日本合作---不僅通過夏普超越三星,還要聯合日本共同開發釣魚島。

  討論了那么多,郭臺銘“三分釣魚島”真的可能實現嗎?筆者認為---太難。一是,日本不會容許臺灣拿到1/3資源份額;二是,日本不會承認釣魚島存在“爭議”,在此前提下,中日根本沒法坐下來談。難道讓中國政府或者有中國資金的合資公司跟日本政府申請開采許可證,變相承認日本擁有釣魚島?日本國內當前右翼傾向形勢嚴峻,根本也不會向中國讓步,將到嘴的肥肉吐出來、跟別人分享。再者,中國大陸或許也沒有那么急迫開采這些資源,更不會承認日方所謂的“控制權”,對中國來說“擱置爭議”等個幾十年,目標就達到了;中國老百姓也不會同意---主權和領土可以按經濟利益一樣“互利共贏”。
                                                         (編輯: 王競)

相關熱詞搜索:三分 釣魚島 資源

上一篇:男女乘客北京地鐵互毆 跳下站臺在鐵軌
下一篇:諾貝爾獎評委:中國一干部送字畫賄賂 欲獲推薦

分享到: 收藏
黑子的篮球漫画